学习啦>脑力开发>智力开发>《诡案组第二卷第二章:死亡威胁(上)》正文

诡案组第二卷第二章:死亡威胁(上)

时间:2015-07-09 09:02:59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@qq.com 炳剑 我要投稿

  诡案组第二卷

  第二章

  与老大通话后,我和蓁蓁来到丰泰花园。这是一个高级住宅小区,集别墅、公寓、庭园、绿化、餐饮、会所、游泳池等为一体,是个不错的地方。不过,这里的保安工作可不怎么样,也许因为小区有餐厅、酒吧等对外开放的场所吧,基本上所有人都能自出自入。我们驾车进入小区时,惟一要做的手续,只是从保安手中接过一张车辆出入卡。

  说实话,这儿的环境的确不错,有条件的话,我也想在这里买间房子。不过,我们这次来可不是为了买房子,而是为了工作。老大收到刑侦局传来的信息,这里昨晚深夜发生了命案,因为案情与少年宫的命案相似所以交由我们调查。

  命案发生在一座别墅里,别墅主人名叫陈俊杰,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生意人。死者是他的女朋友,名叫罗香碧,职业是模特。

  我们进别墅时,陈老板正一根接一根不停地抽烟,他的样子显得很憔悴,昨晚大概一夜未眠。刑侦局的伙计已经完成了取证工作,死者的遗亦已经运走,跟他们打过招呼后,我便要求陈老板讲述事发的经过。他的手抖得很厉害,好几次差点连手上的香烟也夹不住,但思维尚算清晰,能完整地向我们讲述昨夜的情况——

  我是做服装生意的,因此经常会与一些模特接触。做模特这一行的女人,吃的是青春饭,大多都比较势利现实,也比较喜欢与有钱人交往,之前跟我交往过的模特也有好几个。

  香碧是我最近才认识的,她长得非常艳丽,尤其是她的脖子,优雅得就像天鹅的脖子一样。我很喜欢这类型的女人,因此我便追求她,半个月前我们就已经发生过关系。昨晚,我谈成一宗大生意,心情特别好,就请下属到小区里的酒吧消遣,当然也没落下香碧。

  大概凌晨一点钟左右,下属都相继离开了,我也带着香碧回家。虽然喝了点酒,但我们都是经常举杯畅饮的人,还不至于会醉倒,反而因为酒精的影响,挑起了**。

  一进家门,我们就急不及待地搂住对方,激烈地拥吻,吻得对方都几乎透不过气,并且边吻边脱掉对方的衣服。她的脖子很美也很敏感,因此我特别喜欢吻她的脖子,越吻她就越兴奋。她也不是欢场上的新手,技巧很娴熟,很懂得如何挑逗我。我们本来还想到二楼的卧室里做,但在互相的挑逗下,实在不能再忍耐片刻,灯也来不及开,把大门关上就在客厅里做起来。

  虽然没有开灯,但路灯透过窗户照进来,使客厅不算太暗,我甚至能清楚看到香碧脸上略带**的表情,这使我更加兴奋,干得更卖力。也许因为酒精的关系,我这次特别持久,沙发、地毯甚至茶几,几乎客厅的每一个角落都沾有我们的汗水和……体液。

  “香碧,你还是那么**!”我们都沉醉于**的快感之中,一把突如其来的缥缈少女声音却把我们吓得魂不附体。要知道在这夜阑人静,而且还是做着如此私人的事情的时候,突然出现一把诡秘的声音,是多么的惊吓的事情。我被吓得马上就软下来了,而香碧则更夸张,她尖叫着躲到沙发后面。

  我往四周张望,搜索说话的人。人没看见,但却发现墙壁上竟然有个女孩的影子。影子约一米六高,头发很长,脚不沾地地映在墙壁上,仿佛是飘浮在半空。我往窗外看,却没发现影子的主人。

  也许因为没发现动静,香碧从沙发后面探出头来,我示意她看墙上的影子,她一看就愣住了。就在这时候,诡秘而阴冷的笑声回荡于客厅之中,影子竟然能开口说话,它是真的开口了。映在墙上的影子是正面的少女形态,它的嘴巴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点光亮,但随即就消失,接着又出现,感觉就像在开口说话。说话的声音跟刚才一样,都是那么虚无缥缈:“怎么停下来了,香碧,我还在欣赏你们的精彩表演呢!你不是说过,在众目睽睽下**,是件让人很兴奋的事件吗?”

  “你,你是人是鬼啊!”香碧裸露的躯体不断颤抖,说话也有点结巴。

  “你说呢,那晚你们不是亲目看见我从七楼跳下来吗?”

  香碧突然发出惊恐的尖叫,想往大门跑,但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正赤身露体,赶紧回头在地上胡乱地抓起两件衣服。当她再次想往大门跑的时间,影子已经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  她一回头便发现影子就在身前的地面上,吓得放声尖叫,跌坐在地,衣服也没心思去理会,手脚并用地往后退。而影子则步步进迫,直至她背贴墙壁,退无可退。

  “你、你、你想怎样!”香碧一脸惊恐,好不容易才从喉咙中挤出一句话。

  “你的脖子很美,又白又嫩,应该让不少男人亲过吧!要掐断它还真可惜……”影子说着就伸出右手掐香碧的脖子……准确来说,是影子的右手映在香碧的脖子上,看上去就像在掐她的脖子,而她也的确像是被掐着脖子那样,表情很痛苦,似乎想说话但又说不出,双手在脖子上乱抓,想把那个虚无的手影抓走……

  我粗略地了解了一下陈老板的背景资料,他是个正当的生意人,主要做服装出口贸易生意。像他这种人也许会干些偷税漏税的勾当,杀人这种事大多只会买凶,毕竟兜内有点钱,用不着亲手杀人,而且还是在自己家里。虽然他是凶手的机会不大,但毕竟出了命案,所以刑侦局的同僚把他带回去暂时拘留。

  在凶案现场并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,且喵喵来电说刑侦局的同僚已经把两名死者的家属带来了,于是我们驾车离开丰泰花园。在回去之前,我们先到法医科向流年了解死者的情况。

  “都是被吓死的!”流年刚从解剖室走出来,正把手套摘下。

  “就这么简单?”蓁蓁问。

  我给流年抛了根烟,挖苦道:“你不如干脆说她们都死了。”

  流年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,抽了口烟,吐着烟圈说:“两名死者都是死于心肌梗塞,造成心肌梗塞的常见原因是心脏疾病。不过,这类心脏疾病通常只会出现在四十年以上的人身上,且男性居多。二十来岁的美媚,除非是先天性的心脏缺陷,不然出现心肌梗塞的机会非常低,加上两名死者的脸部表情严重扭曲,所以我可以肯定她们是因为受到过度惊吓而导致心肌梗塞致死。”

Copyright @ 2006 -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-1

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,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:xuexila888@qq.com,我站将及时删除。

学习啦 学习啦

回到顶部